做了两年律师,想离开了吗?

如果做一名诉讼律师,大概我的职业生涯还能走一辈子;可我做的是一名资本市场金融律师,注定不具有时间自由、意志自由的原始属性。因此,我注定要离开,换一个人生道路,试试吧。

Share Button